看免费小说来4G小说网
4G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4G小说网

搜小说
热书推荐: 超能农民工
温馨提醒:“4G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72.完结www.4gxsw.com 4g小说网首发

作者:云一一
    秦大海来了又走,吴桐知道,秦悦却丝毫不知情。当然,即便她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就是了。

    不过另外一件事,秦悦却是知晓的。秦大海和吴楠在闹离婚,而且闹得还挺大,整个清泉村乃至灵溪镇不少人都知晓此事。而秦悦,则是被王小虎告知的。

    秦悦相信,如若不是因为周磊性子实在,不爱道人是非,肯定也会在电话里提此事。只因她已经好几次从徐娇的话锋里感觉到了那么迟疑和犹豫。

    徐娇估计是怕引起什么不好的回忆,所以才忍着没说。可又担心秦大海和吴楠的事情最终会扯上她和她妈,这才始终拿不准,一而再的话到了嘴边又打住。

    感受到徐娇的担心和关怀,秦悦笑了笑,率先把话题说破了。其实她对这件事的敏感度没有徐娇担心的那么强,秦大海跟吴楠离不离婚,她真的一丁点也不在意。

    不过事实上,吴楠已经把这件事怪到了秦悦和吴桐的身上。更甚至,正在家里对着秦大海破口大骂:“你是不是想要再去把吴桐和秦悦找回来?我说你是不是疯了?人家吴桐现在都改嫁了,你还要?你是不是犯贱啊你?你……”

    吴楠还待继续骂,却被秦大海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我想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轮不到你多嘴。你聪明点,就立刻给我把手续办了,别想着使坏。”

    “我使坏?你当初把我骗到手的时候怎么不说我使坏?秦大海我告诉你,我吴楠也不是软柿子,不会任意随你拿捏。你想要甩开我?没那么容易。”吴楠疯了似的扑到秦大海的身上,又是抓又是挠的想要跟秦大海拼命。

    “离婚?你居然有脸跟我提离婚?你怎么不想想当初我是怎么跟着你的?我那么年轻漂亮就跟了你,难道你就没使坏?秦大海,这个世上谁都能骂我不要脸,谁都能抛下我不管,唯独你不可以。你必须对我负责,负一辈子的责!”吴楠心里很清楚,秦大海会跟她提出离婚,肯定是又有了逍遥快活的资本。赚了钱就想把她丢开?没门。

    吴楠张牙舞爪的对着他下狠手,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留,秦大海接连挨了好几下,脸上生疼生疼的。忍不住就抓住吴楠的双手,狠狠的将吴楠甩在了地上。吴楠的指控,他只认一半,剩余一半却要怪吴楠自己。

    想当初要是吴楠没那个意思,没有明里暗里给他示意,他敢对吴楠起心思吗?秦大海自认自己确实很渣,但却没有渣到连身边的亲人也会动坏心思的地步。

    更甚至,如果没有吴楠,秦大海也许根本就不会在外面找女人。如果真的是那样,现下的他肯定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又怎会跟吴楠牵扯纠缠到这一步?

    在外面努力拼搏的这几年,秦大海吃了不少苦,也受了很多的罪。无数次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有扪心自问过,落到这步田地到底该怨谁?怨恨他自己,还是怨恨吴楠?

    在吴楠对着他叱骂的同时,秦大海心底又何尝没有骂过吴楠?更甚至如若可以,秦大海只恨不得根本就没有搭上过吴楠的这条贼船。

    吴楠怪他毁了她,他又何尝不怪吴楠毁了他原本一个好好的家?当年的事情本就是你情我愿,双方都有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现下被吴楠一面倒的指控责骂,秦大海死活不会答应一力担下所有的过错。

    夫妻打架,永远都是最可悲的话题。大人之间的吵闹和矛盾,最终都会殃及孩子。当年是秦悦,而今……自然就变成了秦帆。

    秦帆打小就被吴楠带的很娇惯,而秦帆也确实跟吴楠很亲。此刻见秦大海跟吴楠动手,秦帆忽然就嚎叫着冲向了秦大海。

    被秦帆那肥胖的身体撞的接连退了好几步,秦大海的腰撞上桌角,顿时一阵刺痛传来。

    而秦帆却是不解气,一拳又一拳的重重打在秦大海的身上。如吴楠那般一模一样的凶狠神情,一丁点的力气也没有为他自己省下。

    “好儿子,干得好!狠狠的打,继续打!打死这个没良心的,让他欺负咱们娘俩,让他想要丢下咱们娘俩不管……”见到秦帆帮她出气,吴楠乐得直拍手,在一旁煽风点火的喊道。

    得了吴楠的鼓励,秦帆下手更快。本来有些累了的胳膊再度有了力气,咬咬牙,继续狠揍秦大海为吴楠出气。

    秦帆不会知道,他这几拳打掉的是秦大海对他的父子情分,伤的是秦大海身为父亲最挫败的可怜自尊。

    如若说秦悦向着吴桐,秦大海不会怪罪秦悦。只因为当时是他自己做的不对,秦大海认账。所以不管秦悦对他再冷言冷语,他当时气过了,之后回想起来还是会觉得愧疚。他一直都知道,是他这个当爸爸的先不负责任,伤了女儿的心。

    但是换了秦帆,事情就全然不一样了。秦大海不认为他有哪里对不起秦帆的,始终都没有过。可此刻朝着他动手的,居然不是秦悦,而是秦帆?连秦悦都没朝他挥起过拳头,秦帆哪里来的资格?

    越想越失望,越想越寒心,等到秦帆终于打累了松开手,秦大海看向秦帆的眼神已经冷冽如刀,不带丝毫的情意。

    秦帆尚且还小,不懂得其中厉害之处。只觉得他替吴楠出了气,反而觉得理直气壮,得意洋洋,全然没有理会秦大海的反应。反正,有他妈在,秦大海不敢动他。他可是秦家的宝贝孙子,连秦奶奶也得哄着他!

    秦帆所谓的这些观念,都是吴楠灌输给他的。吴楠不觉得有错,秦帆更是信以为真。然而,现实远远比他想象的要残酷。他今天确实打了秦大海没错,秦大海改天却是连他这个亲生儿子也不认了,亦是事实。

    几年过去,灵溪镇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当初离婚都觉得丢脸的轰动大事,现如今已经渐渐变成了司空见惯的小事。不单单是小年轻们爱闹离婚,好多上了年纪的老一辈们也纷纷分开自个过起了日子。

    秦大海不再惧怕流言,任由吴楠怎么闹,他是离定了婚。更甚至,连秦帆这个亲生儿子也不要了。

    吴楠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大海狠绝的态度,本来还以为秦大海只是跟她闹一阵子就算了,哪想到秦大海是玩真的。

    秦大海现下已经不再回灵溪镇的那个家了。要么回清泉村,要么就远远的躲在外面的工地上。他现如今干起了包工头的活,很辛苦很累,但也是来钱最快、且最适合他做的事了。别的事情,不管多么的轻松,即便他想,也做不来。

    曾经的秦大海,胖的如陀螺。但是这几年在外面跑的很辛苦,渐渐也瘦了下来。看着这样的秦大海,秦奶奶只觉得心疼不已。又见到秦大海拿回来不少钱,登时更加偏向自家儿子。

    是以秦大海跟吴楠离婚这事,秦奶奶是支持的。儿子辛苦赚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要过点舒坦日子吗?瞧瞧现如今这日子过的,再有钱能有什么用?心里不舒坦,捧着再多钱也是枉然。

    至于秦帆这个孙子,秦奶奶当然舍不得不要。怎么说也是他们老秦家的孙子,她还是很稀罕的。不过等到听闻秦帆居然朝着秦大海挥拳头,秦奶奶狠狠心,一跺脚,坚决站在了秦大海这一边。

    生了个儿子又能怎样?不孝顺照样能把老人家给气死。这年头的风气是一代不如一代,哪里像他们年轻时候那般,心下再多怨言也得一如既往的伺候长辈?

    哎,算了算了,时代不同了。她想管也管不了,还是让秦大海自个决定吧!她也就在一旁看着就成,别的说再多也没用。

    王小虎会特意给秦悦打电话说这件事,一是提醒秦悦做个心理准备,二嘛,纯粹是为了看笑话去的。他可是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就等着看秦大海和吴楠如何狗咬狗,最好就两个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王小虎所想没有错。不管秦大海和吴楠这次究竟离不离得成婚,只看两人现下互相将对方恨入骨子里的状态就能知晓,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秦大海和吴楠两人都不会得到安生。恐怕,就连秦奶奶和秦帆等一众相关人等,也都得遭到牵扯,留下重创。

    秦悦自然不会理睬秦大海和吴楠等人究竟会不会受伤,知晓他们过得不如前世那般春/风如意,秦悦就已经很高兴了。

    前世死的时候,秦悦最耿耿于怀的就是她和她妈落得那般凄凉的下场,秦大海一家三口却可以过得畅快淋漓。一想到那般形成鲜明对比的画面,秦悦就心塞不已。

    然而秦悦不会知道的是,前世的韩韬早已为她报了仇。

    那时候的韩韬,即便嘴上说着不会插手秦悦的报仇,但最终却还是没有袖手旁观。每个人都有过往,不管是开心的还是难过的,总是免不了会记挂心头,时不时的翻出来想想。

    韩韬会想起陶外婆和陶怡的死,亦会想起韩家人的丑陋嘴脸。那些都是不愉快的,也是带着伤痛的回忆。而吴桐,则是占据了他寥寥无几温暖回忆中的一部分。

    韩韬对秦悦已经没太多印象了。犹记得秦悦打小就极其漂亮,也心高气傲,就好像跟他们清泉村不是一个画风,总显得格格不入。

    等到秦大海将秦悦和吴桐接去灵溪镇,秦悦顺理成章变成了镇上的姑娘,韩韬反而觉得这才是真正属于秦悦该呆的地方。

    那段时间教室里到处都是诸如“秦悦的衣服越来越漂亮”、“秦悦的气质越来越高雅”的夸赞。男生是欣赏,女生则多了几许羡慕和嫉妒……除此之外,韩韬对秦悦再无其他的印象。

    等到再次见到秦悦本人,韩韬才又渐渐回想起曾经同班的模糊记忆。并不真切,只记得有这么一号人物罢了。要不是秦悦是吴桐的女儿,韩韬估计连“秦悦”这两个字都忘记了。

    清泉村之于韩韬,实在称之不上什么美好的回忆。乃至在离开灵溪镇后,韩韬就下意识的把那些人和事全都忘记了。唯独只记得的,是对于韩家刻骨铭心的仇恨。

    如果韩奶奶没有强势的非要抢走那两万块钱的赔偿款,如果韩奶奶和蒋梅花没有贪心的连他们母子最后剩下的住处也剥夺走,如果她和他妈没有被赶出清泉村……他妈是不是就不会死?还有他外婆,他甚至都没能好好见上外婆最后一面,也没能为外婆风光大葬……

    残酷的现实在韩韬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巨大的创伤,而且是难以磨灭的印迹。在外漂泊的这么多年里,韩韬一直在脑中勾画着如若有朝一日,他发达了,该如何回敬清泉村的那些亲人的场景。

    是该狠狠的拿钱砸在那些人的脸上?还是该明晃晃的让那些人知道他有钱了却偏生一分的便宜也不肯让他们占?

    韩韬还没来得及回清泉村去找韩家人,就在灵溪镇医院碰上了吴桐母女。

    都说世事变迁,谁也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的事情。站在吴桐和秦悦面前的那一刻,韩韬便是这种感觉。

    会伸手相助,是脑子快于身体的自我意识。而知晓吴桐和秦悦遭遇后,韩韬更加不后悔这一次不在计划中的帮忙。

    秦大海是什么东西?吴楠又是什么东西?在韩韬看来,这两人所谓的极品真爱简直让人作呕。隐瞒了吴桐那么久换来的幸福,就真的那么牢不可破?那么安安稳稳?也不尽然吧!

    秦悦死后,韩韬将她葬在了吴桐的墓碑旁。这样一来,就算他不刻意通知秦大海,想必秦大海也早晚会见到。

    不过似乎,秦大海并没有再去吴桐墓碑前看看的意思。以致于好几个月后,秦大海都没注意到这个事实。

    比起让秦大海后悔抑或难堪,韩韬显然没想那么多。他只是直接断了秦大海承包食堂的合同,等着看秦大海的后续。

    秦大海能怎么做?当然是忙的焦头乱额,到处拉关系想要把食堂的承包权再弄回来。然而,校方这次很坚持,竟是一直都没有答应秦大海。

    秦大海走投无路,被逼无奈只好放弃了这条生财路。随后,起心寻找其他的发财之道。

    都说和气生财,家和万事兴。反之,又是另外一条定律。事业不如意的秦大海,再婚后的日子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更甚至没几天就闹出了大矛盾。无外乎其他,主要还是为了钱。

    吴楠还没嫁给秦大海的时候,因为是秘密跟着秦大海,秦大海难免就对她各种愧疚。只要吴楠张嘴要,秦大海就一定会满足。而那时候的秦大海又确实有钱,只要守着学校食堂这个摇钱树,他就不差钱。

    是以,吴楠每次都能被秦大海哄的好好的。秦大海也乐意花钱哄吴楠,以换得大家的和谐和安宁。

    如果不是吴楠一直催着念着,秦大海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吴桐摊牌。但是眼看着秦帆一天天长大,秦大海也确实不想自己的儿子每天在学校被骂野种,这才会答应吴楠的哀求,将她娶进了家门。

    可是秦大海没想到的是,吴桐会拿死来威胁他,更没想到最后连秦悦也给搭了进去。

    虽说秦大海确实重男轻女,也更喜欢秦帆这个儿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一丁点也不在意秦悦的死活。毕竟是他娇生惯养了这么多年的亲生女儿,就这样白白死了,秦大海怎能半点感慨也没有?

    之前生活过的如意,秦大海还不怎么惦记吴桐和秦悦的好。现下等到事业不顺心,家里又不是那般的和乐,秦大海难免就开始了回想。想着吴桐在的时候,他各种风调雨顺,舒舒服服。想着秦悦在的时候,他各种得意洋洋,走哪都是倍儿有面子。

    现下呢?他是有了可以为他传宗接代的儿子,但是秦帆真的真的比不上秦悦。秦悦的学习不好,但秦悦对着他这个爸爸从来都是极其乖巧孝顺的。秦帆的学习也不好,可秦帆动不动就爱冲他大呼小叫,稍有不顺心就会冲他挥拳头,全然不把他这个爸爸放在眼里。

    又或者说,秦帆只有在需要钱的时候,才会认他当爸爸。一旦离开钱,他这个爸爸对秦帆而言就一文不值,什么也不是。

    秦大海也是等到现在才发现,其实他想错了。如果早料到秦帆已经被吴楠给教养成了这般模样,他情愿没有把这个儿子接回来。至少这样一来,他还有秦悦这么个乖女儿。而且秦悦马上就要结婚,指不定他很快还能有个可爱的外孙或者外孙女?

    秦大海后悔了,想要找回以往的生活,却发现根本不可能。吴桐被他害死了,秦悦也死了,他什么也没剩下,真正的悔不当初。

    吴楠却是并未察觉到秦大海的后悔。在她而言,煎熬了这么几年,已经算是对得起吴桐这个姐姐了。要不是秦大海总是不肯听她的跟吴桐离婚,她也不至于暗自恨心中这么多年,一朝得志立刻想着定要找吴桐炫耀。

    秦大海将她对吴桐的所有愧疚都给耗尽了。当了秦大海秘密情/人这么多年,吴楠自认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不管是秦大海也好,吴桐也好,她才是最受委屈的那一个人。所以,别跟她讲良心,也别跟她扯所谓的正义,她不亏欠他们。

    而现下,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是她该得意的时候了。至于吴桐和秦悦的死?她又不是杀人凶手,问她做什么?

    秦大海承包学校食堂出差池的事,吴楠听说了。对于这件事的发生,她倒是生出了些许遗憾,也格外的郁闷。怎么她就这么的倒霉?之前吴桐跟了秦大海那么多年,也没见秦大海承包食堂出错啊……

    怎么轮到她,就没了享福的命?吴楠对于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只恨不得将吴桐从坟墓里揪出来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肯定是吴桐干的。到死了还不安生,带给她和秦大海霉运!秉持着这样的念头,吴楠更加憎恶起吴桐,也更加不愿意出现在吴桐的墓碑面前。

    就算是破口大骂,对着一块墓碑也毫无用处啊,完全是白费功夫,浪费口水。吴楠向来自私自利,又怎么会让自己吃这种闷亏?

    此时此刻,她只需要守着秦大海的存款就行了。吴楠不相信这么多年下来,秦大海一丁点的积蓄也没有。就算没了食堂,秦大海肯定也不差钱。

    但是吴楠唯独料错了这一点。秦大海其实是真的没什么存款。长年累月的要满足吴楠的种种需求,他怎么可能积攒的下来很多钱?吴桐那里倒是有一些,但都花在了秦悦的身上。女儿大了,又一贯爱漂亮,买什么不花钱?

    以前秦大海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不爱存钱又有什么关系?反正食堂一直承包下去,每天都有丰厚的进账。然而现下,他生生被人断了财路,也断了经济来源。

    秦大海没有第一时间跟吴楠说这件事,既是因为爱面子,不想让人知道了笑话他。又是被吴楠的真面目惹得过于烦躁,一回到家就躺在沙发上装死,一个字也不愿跟吴楠多说。

    不过这样竭力伪装的平静,最终还是没能持续很久。当秦大海再也满足不了吴楠的要求,当秦帆一而再的要不到巨额零花钱,潜藏在这个家庭底下的种种矛盾瞬间就爆发了出来。

    秦大海是压制不住吴楠的,吴楠也从来都不是会安分守己的。就连秦帆,习惯了无穷无尽的索要之后,也渐渐形成了不当属于孩子的贪婪性格。母子两人不约而同的跟秦大海闹起了别扭,又是吵又是闹,一定要秦大海给他们拿出钱来。

    秦大海是真的没钱了,又能从哪里生出钱来?他又不是造钱的机器,还能从天上飞下一大笔意外之财?

    都说夫妻生活,真正要过的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一个小小的三口之家,又何尝不是如此?没有了钱这个最重要的媒介,等着秦大海和吴楠的,只有无止境的繁杂吵闹,不鸡飞狗跳才怪。

    就这样,韩韬帮秦悦亲眼见证了秦大海和吴楠从和和美美到怨偶天成的全过程。对于秦大海和吴楠彼此互相折磨不尽的后半辈子,韩韬冷冽的勾起嘴角,送上四个字:罪有应得。

    这一世,秦大海和吴楠阴差阳错的走回了前世的旧路。就好像是命中注定,这两人不管怎样的人生,最终都会走向分散的悲剧。不过这一次,秦悦不再如前世那般耿耿于怀,执着的想要寻一个确定的答案了。

    两年后,韩韬如约而归。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秦悦求婚。拖了这么久才得以完成的计划,再不才去行动,估计连他妈都要不高兴的骂人了。

    面对韩韬的求婚,秦悦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对此,杨允之只嚷着无趣,甚至还撺掇秦悦赶紧反悔,不能就这么简单的便宜韩韬。

    “你这人怎么总是不安好心眼?当初韩韬没回来的时候,你急着催我们不结婚没关系,先生个娃出来。现在韩韬回来了,咱们按着流程打算结婚生子,你又跳出来耍坏。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杨允之,秦悦回道。

    杨允之努努嘴,还待多说,就对上了韩韬投过来的冷冷视线。当即缩了缩脖子,右手放到嘴边,识相的对着韩韬比了个拉链的动作。那什么,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确实挺害怕韩韬的。尤其是韩韬年纪越大气势越强,时常吓得杨允之不敢太嚣张。

    按着杨家长辈的话来说,韩韬就是杨允之的克星,生来就是压制杨允之坏脾气的。

    杨允之虽然也不反对这样的说法,但是说他有坏脾气什么的,纯属栽赃,他可不认同。他本人其实性格挺好的,不然怎么可能会结交年幼的韩韬和秦悦?想当初他可是大人物,对秦悦和韩韬来说都是碰不上的厉害角色来着。

    厉害角色?韩韬冷冷的扫了一眼杨允之,委实没发现。他当时就是陪着秦悦去卖一盆兰草花而已,而且貌似是杨允之自己主动来跟他们搭讪的?

    而秦悦则是对着杨允之笑而不语。好吧,她承认当时确实是冲着“杨允之”这三个字去的。不过具体的真相,她是不可能告诉任何人的。至于韩韬,估计也没兴趣知道。

    没能得到预期中的肯定反应,杨允之颇感委屈。摆摆手,不再继续捣乱:“好啦好啦,我认错。你俩就安安心心结婚吧!我保证帮你们办个超级豪华的盛大婚礼。”

    不知道为什么,杨允之越是强调“盛大”和“豪华”,秦悦和韩韬越是有种不祥感。该不会真有什么坏征兆吧?

    不过,为了让杨允之玩的尽兴,秦悦和韩韬最终还是放手答应了杨允之全权操持婚礼的全部进程。反正几位长辈都不会眼巴巴看着不管,杨允之想要胡来,也不是那般容易就能通过的。

    杨允之确实遇到了史上最大的难题。按着他的计划,不管是接亲还是迎亲,都应该大办。而且要设置种种难关,既有趣味又让大家看够热闹。最重要的是,可以证明这对新人的感情。

    然而他的方案刚提出来,就找到了吴桐和陶怡的联手反对。原因很简单,杨允之提出的难关,既费时间又不容易通过。万一到时候真的过不了关怎么办?难不成还能不结了?与其到时候场面尴尬的下不了台,还不如一开始就别折腾这些有的没的。

    身为长辈,又是一对新人的亲妈,吴桐和陶怡对婚礼的进程有着绝对的发言权。只要她们两人不同意的,就算是杨允之,也得乖乖否决掉,再行另想其他更合适的方案。

    好在杨允之别的事情上特别固执,在对待长辈的提议上却极其听话。见陶怡和吴桐不答应,又确实认可两位妈妈给出的理由,杨允之大笔一划,将原定方案撇开,选择了第二套计划。

    不得不承认,杨允之对此事真的极其上心。光结婚方案,就准备了不下十个。而吴桐和陶怡在经过认真又慎重的全面考虑过后,最终决定了其中之一。

    总算通过了!简直比他平时去准备投资案还要难。暗自摸了一把冷汗,杨允之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紧接下来,就完全是杨允之的发挥时间了。这一次,再没人对杨允之的计划提出异议。众人只是会适当的补充缺漏之处,再跟杨允之商量更妥善的措施罢了。

    秦悦和韩韬的婚礼如期举行,地点就定在他们的度假村。场面之唯美,连杨允之本人都有些惊喜。好在,结果是完美的,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极大的满足。

    为了举办这次婚礼,杨允之提议吴桐将清泉村的一干亲戚以及相熟的乡亲们都接来B市玩一趟。反正住的是自家的地方,吃的也是自家的东西,顶多就是度假村的营业额受点影响,不差那点儿钱。

    吴桐本是觉得有些过于铺张浪费,却败在了周岩的支持上。

    在这件事上,周岩跟杨允之站在同一立场上。秦悦和韩韬都是清泉村出来的孩子,两人幼时的许多经历都掺杂了诸位乡亲们的痕迹。如今两个孩子终于修成正果,清泉村诸人就是最真实的见证者,理当全部邀请过来。

    虽说吴桐本是打算回清泉村另办酒宴。但是身为后爸,周岩难得想要表现一回。小悦就嫁这么一次人,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婚礼,怎能不大办?铺张就铺张吧,好在都是自家人可以承担的范围之内,没有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

    最终,在周岩大方的包了来回路费之后,清泉村一众乡亲都托福来B市走了一遭。一些村里的老人,诸如吴家姑奶奶之流,一辈子都没来过B市,这次委实大开了一回眼界,嘴上直夸秦悦和韩韬有出息了。

    而像秦奶奶等人,则是心里各种滋味涌上心头,想要凑近跟秦悦套近乎,又唯恐被冷落乃至丢人现眼。他们可是都有自知之明,这几年跟秦悦的关系越发冷淡了,连过年都说不上几句话的。

    当然,也有一些为吴桐和秦悦母女抱打不平的乡亲们暗地里嘀咕秦家人的不对,言语中尽是埋怨秦家当初的无情,还有对秦大海的指责。

    秦家人不是没有听到周遭的不赞同声,却因着心虚全都忍耐了下来。过往的事,是他们做错了,他们心里有数。如今好不容易等到秦悦结婚,过上好日子,他们就不给孩子增添不愉快了。就算被乡亲们议论,也都忍忍便是。

    相对秦家人所遭受的些许议论声,韩家这边就更加不好受了。这一次,不但韩奶奶来了,韩海、韩金和韩银父子三人也都没有缺席。他们自是知晓肯定不会受欢迎,但依然忍耐不住那份好奇心,厚着脸皮跟着众人上了火车。

    周岩不是傻大款,经历了陶外婆的死,恨韩家人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为韩家人买火车票?所以韩奶奶等人的车票是他们自己掏的腰包。至于来度假村,则是混在过来的乡亲队伍中,蹭吃蹭喝来了。

    这两年,韩家人过的很不好。韩奶奶先是寝食难安,渐渐就变得极容易暴躁,对谁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更严重的是,现如今的韩奶奶有些神神叨叨的,嘴里老是念着谁也听不懂的词。

    清泉村众人都在议论说,韩奶奶是不是精神出了什么问题,也都建议韩海送韩奶奶去医院检查一下。

    但是,自打蒋梅花被关进牢里就一直对韩奶奶存着埋怨的韩海全然没这个心思,任由韩奶奶的症状越来越严重。韩金和韩银也是各自操心着自己的小家,渐渐跟韩奶奶离了心,不怎么爱搭理韩奶奶的死活。

    韩奶奶总爱念叨着养儿防老,对谁都夸自己大儿子好,两个宝贝孙子也孝顺。然而临到快要死了,她才被逼不得不认清事实:她被厌弃了,被自己一直护着的儿子和孙子厌弃了。也或许说,这就是她应得的报应?

    至于韩海这个始终没有太大作为的男人,这辈子估计也就只能这样窝囊到死去的那一天了。同韩奶奶一样,他也没有得到两个儿子的敬爱和孝顺。以身传教,他是个不称职的儿子,也不是个称职的父亲。将来等着他的,又怎会是和乐的大团圆?

    韩奶奶和韩海的结局注定了不会太美好,韩金和韩银也好不到哪里去。因着蒋梅花这个被抓去坐牢的亲妈,他们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指点点,拿异样眼神瞅着。就连到了岳父家也抬不起头,处处受鄙视。韩银更是差一点点就连老婆也没讨到,何尝不是难堪到极致?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其他那些人,秦悦其实并不在意。她只需要确定,她和韩韬会长长久久的幸福下去。而她和韩韬关心的人,也都会永永远远的享有快乐。这,便够了。 </p>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