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免费小说来4G小说网
4G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4G小说网

搜小说
热书推荐: 超能农民工
温馨提醒:“4G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69.第 169 章www.4gxsw.com 4g小说网首发

作者:云一一
    并不知道杨允之心中最大的怨念是没有带上他一块来旅游,秦悦在跟韩韬短暂的甜蜜相处后,还是依依不舍的和卫景以及崔琪琪回了国。与此同时,他们还带回来了处于复健期的陶怡。

    按着主治医生的话来说,陶怡的心态很好,也正是因着陶怡的各种积极配合治疗,以致于治疗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主治医生还说,依照陶怡现下的身体状况,并不是一定要住在医院。反之,只要陶怡本人足够重视,就算不住在医院,也一样能达到很好的结果。

    陶怡其实不那么想要住院的。之前是被逼不得已花钱,现在则是尽一切可能的省钱。她甚至不敢去询问医生,她来到这里后的医药费是何其的昂贵。内心最深处,她是害怕成为韩韬的拖累和负担的。

    尽管不曾特别深入了解韩韬的资产,但陶怡就是隐隐知道,她的儿子很棒。面包厂的成功为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利润,也赚得了丰厚的财富。陶怡不知道韩韬现如今的身价究竟是多少,但是只看秦悦能放心让韩韬来国外,陶怡就敢确定,她的治疗费用尚且没有给韩韬造成无法承担的负荷。

    没错,即便陶怡不敢探听收费单上的巨额数字,依然从秦悦的反应和表现中求得了心下的稍稍安抚。

    小悦是不会忍心让韩韬背负巨大的债务,单独带着她来国外的。因为那样做的结果只有一个,小韬在国外的生活肯定会很拮据,也很艰苦。陶怡就是有那份信心,相信秦悦定然会不答应,也不忍心看着韩韬吃苦。

    就如同当年在灵溪镇,明明秦悦就还那么小,却还是一本正经的站在她的病房里跟她讲道理。当时的陶怡其实并没有深想秦悦此举的用意,因着感受到了秦悦的善意,又确实觉得秦悦说的很对,便立刻认可了秦悦的安抚和说服。

    也是到后来,陶怡回过味来,再看见秦悦和韩韬同进同出的模样,顿时笑了。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何为真心,饶是她这个大人也不得不甘拜下风了呢!

    这么多年潜移默化的相处下来,秦悦对韩韬是何其的好,陶怡看在眼里。也所以,她不相信秦悦会眼睁睁看着韩韬来国外吃苦。不管怎么说,她出国治疗的费用,肯定在秦悦和韩韬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转念再想到无意间得知的秦悦和韩韬在B市的几处房产,陶怡心下越发开始了忍不住的自我安慰。

    只不过,安抚只是一时的,陶怡从来都不是自欺欺人的性格,也做不来那种事。所以在从医生那里得知她的双腿不再需要呆在医院才能康复,陶怡立刻就提出了出院回国。

    秦悦和韩韬本是不赞同,希望陶怡能继续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以防万一。更甚至如果可以,他们两人不介意一直让陶怡在医院住到完全康复再离开。

    治疗费从来都不是问题。他们两人手头的资产不少,而且还有后续收入不断的涌进帐户。如果舍不得花钱在自己的至亲家人身上,赚那么多的钱回来又有什么用?

    对于金钱,秦悦从来不是那般的看重。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家人过得更好,花再多的钱对秦悦而言,也是值得的。

    然而这一次,陶怡格外的坚持。直到最终,秦悦和韩韬都没能拗过陶怡。就连陶怡的主治医生,在听完陶怡的坚持后,也投下了赞同票。

    病人的意愿跟心情息息相关,也连通整个治疗的效果。这是主治医生劝秦悦和韩韬的话,两人仔细思考片刻,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陶怡回国了。不过为了配合接下来的复健,秦悦和韩韬都坚决要求她必须留在B市休养。毕竟比起灵溪镇的医院,B市医院的治疗技术要更加的高超,保障性也更强。

    得知消息后,吴桐第一时间赶到了B市。既是为了跟陶怡相聚,也是为了能够就近照顾陶怡。这么多年下来,她们早已不是亲人,甚似亲人,感情格外的深厚。

    这一次,陶外婆没有跟来。陶怡的身体状况很稳定,她很放心,也就不想去B市给吴桐增加负担了。

    老人家年纪大了,总觉得自己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拖累。所以如果可以选择,他们更情愿留在自己的老家自力更生。即便生活不如外面那般舒适,却也无所谓,只图个心安就好。陶外婆就是这样的一位老人家,与韩奶奶和秦奶奶堪称鲜明的对比。

    说到韩奶奶和秦奶奶,最近两位老人家也没有安生。

    秦奶奶就不说了,整天在家里念叨吴桐如今过的怎样怎样好,话里话外不乏让秦大海赶紧把秦悦接回来的意思。

    在秦奶奶的眼中,吴桐都已经改嫁了,怎么可能一如既往的对秦悦好?尤其是吴桐改嫁的那个男人还特别有钱,对方肯定也是嫌弃秦悦这个拖油瓶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秦大海出面去把秦悦接回来,肯定能挽回秦悦的心。

    之前是他们太疏忽大意了,以至于秦悦被吴桐带走还成功洗了脑,变得不再跟他们秦家亲近。当时秦奶奶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全然没放在心上,现如今回想起来却是后悔不已,只恨不得当时就把秦悦留在秦家,说什么也不肯让吴桐将秦悦带走。

    她哪里知道秦悦长大后会如此的出息?早知道秦悦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秦奶奶老早就改变念头了,怎么可能还等到今天再来后悔?

    面对秦奶奶一而再的催促,秦大海不是不动心,只是碍于面子和自尊,最后还是忍住了。

    秦悦这个女儿,他要不要都行。反正秦悦跟着吴桐过得也挺好,他亲眼去瞧过的。加之秦悦现在摆明了跟吴桐更亲,就算他把秦悦接回来也无济于事。回头再想想吴楠的脾气,秦大海觉得,还是不要闹得鸡犬不宁比较好。

    吴楠当然不会甘心把秦悦接回来。虽然秦大海现下已经没什么钱和财产可以对半分,但是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最后要是连秦大海的人还留不住,那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吴楠从来都不想承认她自己的失败。然而一次次的,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去承认。

    秦大海一直都是她最大的砝码,此刻却变成了她最大的羞辱。只要秦大海依旧处于落魄时期,她就必须咬紧了牙关默默忍着。无论好坏,都是她必须接受的后果。只因着,她无路可退。

    曾经的吴楠没想过她的做法是把自己所有的后路给封死了。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难堪状况,她情愿没有认识过秦大海。早料到秦大海的后半辈子会变成现下的艰难处境,吴楠绝对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上来。

    本以为是坐吃等死的富贵幸福生活,孰料不过几年就被打回了原形。更甚至,比没嫁给秦大海之前还要过得捉襟见肘。对此,吴楠始终心怀不甘,也下不了狠心去放手。

    “秦大海,你要是胆敢听你妈的,把秦悦接回来,我跟你没完!”不管秦大海有没有动心接回秦悦,吴楠的态度是势必要率先给出来的。她已经没什么可以抢到手的了,除了秦太太这个名头以及秦帆在秦家的位置,再无其他在意的。

    “你就不能闭闭嘴?怎么哪儿都有你?”秦大海越来越不喜欢回到有吴楠在的这个家里了。白天在外面已经很忙碌,而且现在为了开创新事业,他什么都得从头来过,没少跟人赔笑脸、说好话。偏生回到家里还得看吴楠的脸色,凭什么啊他?

    不凭什么。就凭她是秦大海儿子的妈,就凭她现在是这个屋里的女主人。就算秦大海再不愿意,也必须得接受这个事实。秉持着这样的想法,吴楠努努嘴,看着秦大海的视线格外傲慢。

    被吴楠的视线看的火冒三丈,秦大海张张嘴,最后还是闭上。索性就转过身,大步离开了家。眼不见为净,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秦大海,你去哪里?赶紧给我回来!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夜不归宿的在外面鬼混,以后就别再回来了!”吴楠追出门,冲着秦大海的背影大喊道。

    然而,秦大海并未就此停住脚步,而是挺直腰杆,加快了脚步。他才不会一直都被吴楠拿捏着,以前是喜欢吴楠才愿意宠着她,但是现在,大不了就一拍两散,他又不是没有离过婚!

    没错,秦大海已经想到了跟吴楠离婚。其实这样的念头早就出现了,而且次数之频繁,绝非吴楠可以想象的。

    有些念头是不能随意浮现的。哪怕只是片刻,也一定会留下痕迹。更不要说秦大海对吴楠的不满正日益叠加,只恨不得跟吴楠一刀两断。是以,吴楠稍一撩拨,秦大海想要离婚的念头就更加强烈了,甚至是一个劲不停的在膨胀、翻转......

    在秦大海而言,现如今的吴楠是样样比不上吴桐。要说吴楠年轻漂亮?只看吴楠发起脾气时候的丑陋嘴脸,其他一切就是过眼云烟了。

    尤其是在去B市看过如今保养极好的吴桐之后,秦大海越发觉得吴楠面目可憎,怎么想都无法忍受。这样一个只知道贪慕虚荣的女人,眼中除了钱还是钱。出门在外,想的只有攀比。呆在家里,也只是好吃懒做,等着别人去伺候她......

    他真的要跟这样的女人耗费一辈子的光阴?秦大海只是想想,就觉得极其难受。最终,他的极限一而再被刷新,底线再无可退的余地,就变成了眼下这般针尖对麦芒的模样。

    在秦大海的眼中,吴楠的每一次发难都是在故意挑衅他。而秦大海又甚是清楚,吴楠是知晓他的不高兴的。明知道他会生气却偏要屡次进犯,吴楠果然是最爱游走在危险的边缘吧!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多说的,直接分道扬镳就好。

    秦大海这一走,就真的没打算再回头。此外,他已经下定决心离开灵溪镇,去别的地方发展了。哪怕必须要接受背井离乡的痛苦,秦大海却依然义无反顾。他宁愿逃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愿意留在这里继续陪吴楠干巴巴的耗着。

    吴楠并未察觉到她此刻的行为就如同最后一根稻草压在了秦大海的身上。从这个看似寻常的夜晚开始,她的世界即将面临的唯有分崩离析。

    反之,气鼓鼓的洗完澡躺在床上,吴楠一夜好眠。临睡前还暗自在心里发誓,等秦大海回来,她一定要让秦大海好看。

    不,她就不该给秦大海开门!除非秦大海跪在地上求她原谅,她绝对不准秦大海再次踏进这个家!

    秦大海和吴楠怎么样,秦奶奶一丁点也不关心。在知道秦大海离开灵溪镇的消息后,秦奶奶发了好一顿火,直骂吴楠是个扫把星、灾星,拖累她儿子要去外面吃苦受罪......

    秦家人对吴楠也越发不满意了起来,连带在秦奶奶面前没少编排吴楠的不是。更有甚者,直接把吴桐当年嫁入秦家后的表现拿出来跟吴楠对比。

    这一对比,更加彰显出吴楠的处处不合格。不几天功夫,秦奶奶就越想越不是滋味,直接找到灵溪镇去跟吴楠对峙了。

    突然被秦奶奶找上门,吴楠的心情格外不好。又或者说,她是被烦透了。

    秦大海看不到人影,也不知道死去哪里了。秦奶奶却跑上门来找茬,一副兴师问罪的神情。不知道她最近心情不好?吵什么吵?闹什么闹?吴桐再好,也已经是别人家的儿媳妇了。秦奶奶那么能干,有本事去把吴桐请回来啊!

    神经病!典型的吃饱了撑的......心中无数句怨言涌到嘴边,吴楠差一点就破口大骂了。她也是秦家的媳妇好不好?秦奶奶能不能不要老是拿有色眼光来看她?她也是人好不好?她也会不高兴好不好?

    秦奶奶才不管吴楠怎么想,她就是要将自己的不满和怨言全都倒给吴楠听听。

    秦奶奶是个极其爱面子的人,除非万不得已,她不会让自己变成韩奶奶那种走哪儿都被人背后指指点点的老太婆。就连当初吴桐只给她生了个孙女,她也只是偶尔想起来才嘴上念叨几句,从不曾真的摆在明面上指责吴桐不能生。就怕别人听出苗头,议论她不该重男轻女,不把秦悦这个亲孙女当回事。

    而今遇到吴楠,秦奶奶的坚持被打破,这才会破天荒的找上门来一吐怨气。归根到底,秦奶奶心下也是极为不舒服的。等到看见吴楠一脸不服气的嘴脸,她就更加生气了。

    偏生就在这样的状况下,吴楠张嘴骂人了。也不管秦奶奶是不是长辈、是不是她的婆婆,她就知道她不能吃亏。于是乎,吴楠的反击格外激烈,直把秦奶奶骂的血压上升,差点晕倒。

    秦奶奶虽然不像韩奶奶那样经常骂人,但活了大半辈子该说的道理她不是不会讲,该争的那口气她也绝对不会委屈自己吞下。不一会儿,两人的争嘴就升级变成了对骂。等到最后,彻底变成了打架。

    “不许打我妈!”一冲出房间就看到秦奶奶在跟吴楠动手,秦帆奋不顾身的冲了过去。完全不顾及秦奶奶是他的亲奶奶,用了十足劲的拳头就这样重重的落在了秦奶奶的身上。

    跟吴楠打架,秦奶奶用的是狠抓狠挠,旗鼓相当,没有吃亏。但是多了一个不管不顾的秦帆,秦奶奶生生挨了好几下,最终还是溃败成军。

    “儿子打得好,给妈妈狠狠揍死这个死老婆子!看她下次还敢不敢找上门来欺负妈妈。”发觉秦帆的加入,吴楠非但没有呵斥其离开,反而为其加油鼓气,撺掇着秦帆赶紧好好教训秦奶奶。

    等到躺在地上被胖乎乎的秦帆坐在身上无力回击的时候,秦奶奶已经忍不住哀嚎出声了。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居然会被自己的亲孙子揍打?都怪这个杀千刀的吴楠,她跟吴楠没完,没完!

    秦家这边闹得一团糟,韩家那边也没得个消停。只因为,韩奶奶要为韩银说媳妇了。

    韩银不想娶媳妇。当然,也不是说一辈子都打光棍,而是暂时不想娶。放眼十里八乡,有哪家的姑娘被秦悦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好不好?

    就算他已经乖乖认命,不再对秦悦抱有幻想,也不代表他就要降低自己的标准和身价,随随便便找个人就凑合了过日子。在这一点上,韩银非常坚持,也不肯妥协。

    “你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人家姑娘哪里不好了?是长得不够漂亮,还是性格不够好?我就觉得这姑娘不错,配你挺合适的。”韩奶奶一心想要为韩银置办婚事,对于韩银的抗拒自然百般不高兴。

    “哪里都不好。长的也不漂亮,性格也不好。反正我就是不喜欢,看不上。”明明已经跟奶奶说了无数遍他不喜欢,偏偏还要被迫听着奶奶的念叨,韩银也是烦不胜烦,摆明了拒绝不合作。

    “你......你让奶奶说你什么好?你到底是想要找个公主啊还是找个娇滴滴的小姐?瞅瞅你这也嫌弃那也嫌弃,奶奶都为你担心。总觉得你以后找回来的肯定是个活祖宗,奶奶光是想想就害怕。”韩奶奶越想越不放心,索性就妥协了,主动跟韩银征求道,“不然你就实话告诉奶奶,你喜欢啥样的?奶奶照着你的标准去给你挑选还不成?”

    “我......算了,还是不说了。奶奶你就别管我了,我自己会看着办的。”韩银张张嘴,差一点就把心中深藏的那个名字说出来了。不过到了嘴边,忽然想起来他跟秦悦根本一丁点的可能性也没有,韩银又默默的不说了。

    “你什么你?你心中要是有喜欢的人,只管跟奶奶说。奶奶还能不向着你?只要你说出口,不管是哪家的姑娘,奶奶保证二话不说,立刻上门帮你说亲去。奶奶就不相信,咱们老韩家的孙子要结婚,还有谁家的姑娘不乐意嫁进来。”韩奶奶此般说着的时候,极其理直气壮。语气那叫一个高亢,情绪也甚是兴奋。就好像她这边一开口,全天下的女孩都随她任意挑选似得。

    不过很抱歉,韩奶奶越是这样说,韩银越是没办法说出“秦悦”这两个字。天知道他心里想的就只有一个秦悦,让他上哪再找个名字出来敷衍韩奶奶?

    韩银越是不肯说,韩奶奶越是着急,也越是上心。见韩银明明就要说出口却又硬生生憋了回去,韩奶奶不禁好奇的接连猜了好几个名字。都是清泉村适龄的姑娘们,模样不错,平日里也都跟韩银说得上话。

    然而,韩银一个又一个,全都否认了。他确实跟那几个女孩都说过话,但根本谈不上喜欢,更别说结婚过日子。所以,还是算了吧,他暂时真心不想结婚。

    “哼!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要不要妈来帮你说?”蒋梅花最看不惯的就是韩银对秦悦那副朝思暮想的模样,恨得她只差戳瞎眼睛狠揍韩银一顿。她打小都是怎么教导韩银的?韩银就那么喜欢倒贴?没瞧见秦悦整日里那眼高于顶的神情?反正她是怎么瞧都看不上。

    “嗯?你知道咱家银子喜欢的是谁?赶紧说出来听听,我这就上门提亲去。”等了好半天也没见韩银说出实话,韩奶奶干脆就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蒋梅花的身上。

    蒋梅花撇撇嘴,极其不想回答韩奶奶。可韩奶奶的性格,她比谁都了解。韩银是韩家的孙子,想怎么在韩奶奶面前拿乔都没问题。但如若换了她,不消两分钟,肯定会挨一顿臭骂。

    为了自己的耳根子清净,也为了把这个难题丢出去,蒋梅花努努嘴,罔顾韩银着急阻拦的脸色,径自报上了秦悦的大名。

    “谁?秦悦?”有那么一刹那的功夫,韩奶奶以为她听错了。不可能是秦悦吧?怎么可能是秦悦?秦悦那死丫头打小就爱跟她做对,根本不得她的喜欢,韩奶奶怎么可能会答应?

    更不要说,在韩奶奶心中,秦悦就跟韩韬是一挂的。就算现在马上就有人告诉她,秦悦要跟韩韬结婚,韩奶奶也不会觉得诧异。在她的印象中,秦悦和韩韬确实好的过分,形影不离。

    但是韩银和秦悦?韩奶奶怎么想都觉得无法想象。一时间,韩奶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也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才最合适了。

    就知道奶奶会是这样的反应。韩银瘪瘪嘴,瞪了一眼蒋梅花,闷头生起了气。

    蒋梅花才不管韩银生不生气,她就是看不惯秦悦,更加不乐意秦悦嫁给她儿子。韩银再喜欢有什么用?只要他们这些当长辈的不同意,秦悦就甭想嫁进他们家的大门。

    不得不说,蒋梅花实在想太多,也纯粹本末倒置了。秦悦和韩银之间,根本不是他们韩家长辈答不答应的问题,而是秦悦根本就对韩银无意好吧?

    不过向来自以为是的蒋梅花肯定不会觉得自家儿子不好,直接就把矛头指向了秦悦。与此同时,还拉来了韩奶奶这个强大的同盟。她相信只要韩奶奶出马,这件荒唐事肯定会马上结束的。

    韩奶奶也确实如蒋梅花所愿,对这件事生出了极大的抵触情绪:“不行,不可以,我不答应。银子你喜欢谁都行,就是不能喜欢秦悦那丫头。奶奶不喜欢她,也不同意你们的婚事。”

    “奶奶!您这又是什么话?您不喜欢秦悦,人家秦悦还压根就瞧不上我呢!行了行了,我本来也没打算跟您说的,是您自个一个劲的在这里问。还有我妈,怎么就那么的嘴碎,什么事情都爱乱说,真是烦人!”极为没好气的,韩银连带蒋梅花一起都埋怨上了。他就说不要告诉奶奶吧,这下可好,没事找事,弄得大家更难堪了。

    “我呸!她又不是什么金铂铂,还嫌弃你不成?她凭什么啊她?我这就找她奶奶说理去!”韩奶奶也是气糊涂了,想也没想就惦记上了找秦奶奶麻烦。完全忘了,秦悦本人跟秦奶奶其实也不亲,全然不可能听秦奶奶的。而且这种事,就算找秦奶奶也没用的吧?秦奶奶还能逼着秦悦喜欢韩银不成?说来也是可笑了。

    “奶奶,算我求求您,别再让我更加丢脸了好吧?你找人家秦奶奶算什么事?秦奶奶是月老,管着我跟秦悦的婚事?秦悦不喜欢我,秦奶奶一通骂就能改变?”韩银不想这样认清现实的,也不想显得自己太卑微。可偏生,韩奶奶和蒋梅花一致逼着他不得不承认这些。

    “妈,你可千万要稳住。这事我站在银子这边,你找谁都不能找秦奶奶。压根没用,纯粹是白费功夫。”赶紧拉住韩奶奶不要冲动,蒋梅花阴阴的出着馊主意,“不然你去找找吴桐?我觉得找她比找秦奶奶靠谱。怎么说也是秦悦的妈,还能管不着秦悦嫁人的事?”

    “哎,这话说的靠谱。不然我就去找吴桐试试看?再怎么说也得给咱家银子一个交代,他们家秦悦凭什么嫌弃咱们?大不了就干一架,谁怕谁?”本是简简单单的一件事,到了韩奶奶这边,却变成了秦悦这是在嫌弃整个韩家所以才瞧不上韩银。

    “妈、奶奶!你们这是做什么?以后还让不让我出门见人?太丢脸了好吧?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们找谁都没用,成吧?”韩银自己最近也是在不断的拒绝韩奶奶安排的亲事,脑子难得的清醒。要是找家长有用,他现在就不该坐在这里跟奶奶废话,整个韩家都应该为他忙结婚的事才对。

    “谁说的?不去找找吴桐怎么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他们家秦悦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好吧?咱们能瞧中她,是她的福气。她还敢挑三拣四,简直是小孩子家家不知道天高地厚。”根本不听韩银的解释和规劝,韩奶奶骂骂咧咧的说道。

    “就是就是。韩韬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好吧?秦悦怎么就瞧上韩韬,瞧不上我儿子了?我第一个不服,非要吴桐给我个满意的解释才行。”眼看着就要达成目的,蒋梅花嘴快的溜出了她的心中所想。

    “韩韬?”韩奶奶的反应也算快的,一听蒋梅花这话,立刻冷静了下来。

    “怎么回事?这事你是不是该仔细跟我交代交代?”停下马上就要迈出去的脚步,韩奶奶拉长了脸,不高兴的问道。

    “这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韩韬非要跟咱家银子抢女朋友吗?妈你说这都算什么事?明明是自家兄弟,却非要挖墙角,韩韬实在太不厚道了。”蒋梅花撇撇嘴,毫不客气的开始颠倒是非黑白。

    很让人无语的,韩奶奶偏生还很是认可蒋梅花的此般论点。煞有其事的点点头,韩奶奶转瞬间就把话题扯到了陶怡的头上:“就是他那个不成器的妈,没能把孩子教导好。这事我肯定要找陶怡好好谈谈的。陶怡不在,我就去找陶外婆。总有个能管事的。还怕她们都跑了不成?”

    韩银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了。太丢人了,太无奈了!脸上火辣辣的蹿烧,前所未有的羞耻感扑面而来。他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后悔过喜欢秦悦的那份心情。如果早知道他的喜欢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韩银情愿没喜欢过秦悦。

    而紧接着需要面对的,恰是韩银最不想要发生的事情。因着他喜欢秦悦而秦悦不喜欢他,他奶奶和妈妈就要去找秦悦的家长对峙,还要找韩韬算账?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饶是他也很难理解和接受。 </p>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