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免费小说来4G小说网
4G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4G小说网

搜小说
热书推荐: 超能农民工
温馨提醒:“4G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64.第 164 章www.4gxsw.com 4g小说网首发

作者:云一一
    秦帆最终还是被吴楠带走了,秦家人没谁再出面拦住秦帆。就连秦奶奶,也闭上了嘴巴,一副被伤透了心的模样。

    这一次,秦悦倒是没再开口,任由秦奶奶兀自唉声叹气,感伤悲怀。她本就是被吴桐要求才会回秦家看看,能趁机找找吴楠和秦帆的麻烦当然是最好不过。至于秦奶奶的心情,并不在秦悦在意的范围内。

    这天中午,秦奶奶最终还是没能留下秦悦。不是她不想,而是吴家姑奶奶过于彪悍,好听话难听话倒豆子似得往外倒。秦奶奶总归还是理亏,棋差一招,没能说赢吴家姑奶奶。

    不过初二当天,秦悦还是被秦奶奶堵住了。既然免不了吃这么一顿饭,秦悦也没再推辞,拉着韩韬就再度上了秦奶奶家里。

    秦悦和韩韬到的时候,吴楠和秦帆不在,秦大海却是意外的在。见到秦悦,秦大海先是一阵惊呆,随即又露出了笑容:“小悦回来了啊!过来坐,可以开饭了。”

    许久没有遭遇秦大海的慈祥笑容,秦悦表示她委实有些接受不来。不过,填饱肚子是大事,她不打算跟自个过不去,然后还连累韩韬也跟着挨饿。

    自打从B市回来,秦大海就一直在四下活跃,意图再度翻身。不过事实是残酷的,迄今为止他都没能找到很好的项目。加之,也没什么钱可以投资,更加束手束脚了。

    都说机会转瞬即逝,错过了就不会再有。秦大海的好运气好像真的已经耗尽了,不管他再怎么努力寻找,都没能翻出新的浪花来。

    反而是秦悦和韩韬名下的面包厂,伴随着生意日渐兴隆,口碑也慢慢建立了起来。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不少忠实的顾客,甚至连各大单位和公司都开始指名跟他们合作,足可见其光景之良好。

    此外,韩韬在B市的产业也扎稳了根基。就算韩韬不亲自坐镇,也是日进斗金,财源鼓鼓,看得杨允之都眼红不已。

    两相强烈的对比之下,秦悦对秦大海反倒没那么不顺眼了。就当是个无关的陌生人好了,只要见到秦大海过的不如意,她就高兴。至于秦大海是她亲爹这个事实,秦悦下意识就忽略了。

    从种种迹象都可以看出,秦悦现如今的生活不错。钱是从哪里来的,秦大海本能就想到了周岩身上。尽管很无法接受周岩比他能干这个事实,但至少周岩能给吴桐母女更好的生活。思绪至此,哪怕秦大海再不甘心,也只能认了。

    反观他自己现下的狼狈样,秦大海忍不住悔恨不已。如若他没有因为赚到钱了就盲目膨胀,自以为了不起,还背着吴桐起了花花心肠,现在的他肯定过得比谁都滋润。可坏就坏在他没能经受住诱惑,这才把自己的家庭和幸福全都一并埋葬了进去。

    秦奶奶是想要拉近秦悦和秦大海关系的。为了这个目的,她还特意安排了秦大海和秦悦坐在一块,只想着能缓和这对父女之间的矛盾。

    但是很可惜,秦大海本人羞愧难当,秦悦也根本不吃这一套。以致于饭都快要吃完了,秦大海和秦悦都没能搭上几句话,只看得秦奶奶心焦又难受。

    秦奶奶也不是没想过从韩韬这里下手,无奈韩韬比秦悦更不懂看人眼色,连望都不望她一眼。更甚至,就算看懂了也不理睬她,自顾自当着透明人。

    秦奶奶活了大半辈子,哪里看不出韩韬和秦悦的关系非比寻常?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时常腻在一块,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想也知道,这两个孩子是慢慢处出了感情。

    说实话,秦奶奶对韩韬是有些不满意的。不是对韩韬本人有意见,而是想到了韩韬的家庭状况。陶外婆年纪大了,根本指望不上。陶怡的两条腿虽说有传闻说会大好,可也只是个不能赚钱的妇道人家,除了花钱还能有什么期待?总不至于也像吴桐那样,再嫁个有钱人吧?

    而且就算陶怡真的好命,如吴桐那般找到了第二/春,秦奶奶也不认为那位后爸会把钱都留给韩韬这个拖油瓶。儿子不比女儿,女儿还能嫁出去一了百了,儿子却是要养媳妇养孙子的。其中的账本,秦奶奶相信不需要她帮忙算,人家有钱人就心知肚明。

    想到这里,秦奶奶看向韩韬的视线不免就带上了考究和打量。要是不行就趁早断了,免得浪费时间和感情。她也是为了秦悦好,想必秦悦肯定都懂得。

    全然不知道秦奶奶心中正琢磨着如何劝她和韩韬分开,秦悦这顿饭吃的还算舒服。秦家饭桌上的饭菜其实谈不上味道极好,但一想到是白吃白喝,秦悦就敞开了肚子。至于秦大海和秦奶奶的注视和打量,她尽数无视,全然不在意。

    韩家人便是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的。

    昨天听蒋梅花说到有关礼品的事情,韩奶奶忍了又忍,还是熬过一整夜,打算看韩韬今天的表现再做决定。然而,她等回来的却是韩韬陪着秦悦去了秦家的消息。刹那间,韩奶奶炸了。

    “秦老婆子,你把我孙子还回来!”根本不管秦家人在不在吃饭,韩奶奶直接冲进堂屋,指着秦奶奶吼道。

    “韩老婆子,你发什么神经?要发疯回你自个家撒野去,别在我家找事。”秦奶奶也不是省油的灯,站起来跟韩奶奶叫嚣道。

    “你还有脸问我怎么回事?你扣住我孙子想做什么?赶紧让我孙子回家!”韩奶奶这人也好笑。明知道自己说不动韩韬,索性就指着秦奶奶喊上了。

    “哟,这是来我家找孙子了?我家可没见到你家韩金和韩银,要不你换个地方瞅瞅去?”秦奶奶拉下脸,阴阳怪气的讽刺道。

    “什么韩金韩银,你少睁着眼睛说瞎话!我说的是韩韬,我的乖孙!”韩奶奶也是个厚脸皮的,当着秦奶奶的面吼的格外大声。不过只要细心点就能发现,韩奶奶根本看也不敢看向韩韬一眼。

    “哟哟,找你的乖孙啊……”故意拖长了语音上下瞅着韩奶奶,秦奶奶撇撇嘴,朝着韩韬努了努嘴,“行啊,人就在这里坐着,有能耐你过来把人给拽走啊!”

    当谁稀罕还是怎么的?她巴不得韩韬离她家秦悦远远的。后面这两句话,秦奶奶忍了忍,还是憋住了。

    归根到底,秦奶奶心里比谁都清楚,她和秦悦的关系并没有好到那个地步。她能插手秦悦的事情?能左右秦悦的决定?都不能。所以,不过是过过嘴瘾罢了,根本没有丁点的作用。

    秦奶奶心中想的,韩奶奶自然不可能知道。见秦奶奶已经这样说了,当即就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韩韬身上。

    舔着笑脸靠近韩韬,韩奶奶说话的语气不自觉就带上了讨好:“韬啊,回来了怎么也不去看看奶奶?奶奶在家里可想死你了,每天就盼着你能回家看看呢!对了,听说你昨个就回来了,还上村长家看过了?不愧是奶奶的乖孙,知道感恩,懂得人情世故……”

    韩奶奶竭力夸赞着韩韬,没有丝毫的脸红。韩韬则是岿然不动,置若罔闻韩奶奶带来的噪音,直接屏蔽掉一切不和/谐的因素。

    磨破嘴皮子也没换来韩韬的动静,韩奶奶的脸色不禁着急起来,眼中也染上了些许不喜。扬高语调,索性就直言不讳了:“听说你给村长家里提了不少好东西,连秦家也没落下?那怎么没见你往自个家里搬点东西啊!是不是你那个断腿老妈教的?我看她就是没安好心眼,故意想要离间咱们祖孙俩的感情……”

    “韩奶奶。”韩韬还没开口,秦悦就帮忙出声了。

    秦悦手中的筷子没有放下,只是翘起嘴角,冷冷的看着韩奶奶:“我陶姨腿已经好了,不必麻烦您继续帮忙败坏我陶姨的名声。至于您和韩韬的感情,恕我眼拙,这么多年也一丁点都没看出来。”

    “你这个死丫头片子,怎么哪儿都有你的事?打小就是这样,你哪回没搅和我们老韩家的家事?你当自个是谁呢?张嘴闭嘴就是你陶姨,陶怡是你家的吗?又算你哪门子的姨?你的亲小姨是你那个后妈,跟你亲妈抢男人的吴楠。你要真那么缺小姨,找吴楠去啊,整天扒着我们老韩家的儿媳妇做什么?有病还是缺爱?你……”韩奶奶还待骂下去,却听瓷器落地的声音乍然间从她脚下响起。再一仔细瞧,竟然是韩韬手中的碗砸向了她。

    “韩韬,你谋杀啊!”心有余悸的往后退了好几步,韩奶奶立刻装不下去了。恢复了真面目,面容狰狞的瞪着韩韬。

    “我妈跟小悦是什么感情,不需要你在这里指手画脚。反而是你和我妈以及我的关系,好像早就划清界限了吧!打从你抢走了我爸妈的赔偿款,把我和我妈赶出清泉村,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所以,别再一口一个‘奶奶’,听得刺耳。”韩韬站起身,冷厉的视线直直的看向韩奶奶。

    明明韩韬话语中没有听到秦悦,韩奶奶却仍是诡异的觉得,好像是因为她刚刚冲着秦悦叫喊,才惹怒韩韬的。不然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她也一口一个“乖孙”,可没见韩韬冲她冷脸啊!

    而且刚刚她说了那么多,都没见韩韬有反应。偏生就在她指责秦悦的时候,韩韬站了起来,还冲动的朝她砸碗……韩奶奶陡然之间觉得,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仔细瞅了瞅秦悦的神情,再看看韩韬的反应,韩奶奶撇撇嘴,总觉得他们家好像很倒霉的摊上了个不好惹的孙媳妇。

    秦悦是什么德性,清泉村人都知道。秦大海发家发的早,吴桐又是个软脾气,对秦悦这么一个独生女儿向来宠的娇贵。即便后来秦大海跟吴楠搞在一起,吴桐和秦悦也没吃亏,还白白得了灵溪镇的一套房子。

    尽管那时候看,那套房子破破烂烂的,不怎么值钱。可国家政策更改后,镇西边的房子全部拆迁,吴桐和秦悦不知道分到了多少赔偿款,简直是赚疯了。

    更不要说,吴桐还好命的勾搭上了一个有钱人都老公。听说那个周岩对秦悦各种好,也是不要命的把钱往秦悦身上砸。想也知道,秦悦只会被惯的更骄纵,绝对不是什么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的好媳妇人选。

    偏生就是这么个娇贵性子的小姑娘,居然死死纠缠上了他们家韩韬?

    回想以前韩韬还在清泉村的时候,秦悦就主动找上了门来,还拉着她妈对陶怡软磨硬泡,将陶怡母子都哄的团团转。再看看现如今,韩韬为了秦悦连她这个亲奶奶都能顶撞和冲撞……

    韩奶奶越想越觉得不能放任这事继续发展下去。这种要不得的苗头,一经发现就得立马除去才行。

    于是,韩奶奶顾不上跟韩韬算账,却是扭头看向了秦奶奶:“我说秦老婆子,你家孙女不缺男人吧!怎么小小年纪就学会撺掇我家乖孙跟长辈对着干了?传出去也不怕丢了你们老秦家的脸?”

    秦奶奶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被韩奶奶这一讽刺,顿时就黑下脸来:“韩老婆子,你说话放干净点!我孙女人长得漂亮,家里又不缺钱,难道还能找不到更好的对象?做什么要扒着你家韩韬不放?说句老实话,我可瞧不上你这所谓的乖孙。你要是舍不得,趁早领回你自个家去,别把他放出来丢人现眼。”

    秦奶奶一席话,韩韬还没回应,秦悦已经不客气的甩了筷子。

    豁然站起身,秦悦整张脸都紧绷了起来,语气格外的冲:“既然秦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不多呆了,免得留在这里碍着某些人的眼。韩韬,我们回去!”

    “哎,小……”没料想秦悦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秦奶奶连忙想要把人给拦下来。哪想到秦悦速度比谁都有快,拽着韩韬的手就往外走,根本不听任何人的劝阻。

    而韩韬,也没有丝毫反抗的意味,任由秦悦拉着他走向秦家大门。

    一看事情的局势不对劲,秦奶奶狠狠瞪了一眼韩奶奶,急忙改口道:“小悦别急着走,先把话吃完再说。万一饿着肚子可怎么办?你是姑娘家,胃口小,吃不了多少。韩韬一个大男子汉,肯定还没吃饱。你好歹让他把饭吃完再走……”

    秦奶奶挺会见菜下碟,几句话就挽留住了秦悦的脚步。停下脚,秦悦扭头看向韩韬,郑重其事道:“还吃吗?”

    韩韬摇摇头,反应格外的高冷。就好像,事情跟他一丁点的关系也没有似得。在外人看来极其冷漠的反应,但唯有他和秦悦才知道,他这般表现就是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秦悦去处理,不管秦悦做出什么决定,他都无条件绝对支持。

    秦悦是个情绪化的人,也最不喜欢委屈自己。既然她觉得委屈了、不高兴了,就不想忍耐着情绪留在这里,白白让自己不舒服。反正该做的她自认都做全了,秦家人挑不出她妈的错来。至于她自己要怎么选择喜欢的人,不需要秦家人指手画脚,更不需要他们来干涉她的感情。

    重来一次,秦悦最看重的人,除了吴桐之外,就是韩韬。但凡涉及到韩韬的事情,谁也不能说半点不好。只要让她听到有人说韩韬的坏话,那就没得商量,立刻翻脸。更不要说,秦家人在她心中本就没占据什么地位,连丁点考量的余地都没有。

    至于韩奶奶,就更加不必要提了。韩奶奶曾经是怎么对待韩韬的,秦悦亲身经历过。亲眼目睹的事实比任何言语都更有说服力。哪怕韩韬真的哪天突然原谅了韩奶奶,秦悦也不可能对韩奶奶有什么交心的真感情。

    更不必提,韩韬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原谅韩奶奶的。在这一点上,秦悦和韩韬有着绝对的一致性。两人都不是任人打骂却不还手的软弱性格,反之,只要是为了彼此,哪怕化身妖魔也在所不惜。

    最终,韩奶奶没能要到所谓的贵重礼品,秦奶奶也没能顺利缓和秦悦和秦大海的关系。

    无可奈何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两位老人家都气得不轻,同时在心下记恨上了彼此。以致于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秦家和韩家的关系前所未有的恶化,逢见面就狠掐,只恨不得捅死彼此似得。

    就在韩奶奶找上秦家的同时,蒋梅花也没闲着,直接找去了陶外婆家。在她看来,比起对付韩韬,陶外婆和陶怡显然更加信手拈来。

    见到蒋梅花出现,陶外婆和陶怡都没给其好脸色,连杯水都没有为其倒。

    不受待见的蒋梅花也不生气。反正她来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讨一杯水,不喝就不喝呗,还能渴着她了?

    不过,蒋梅花的视线贼贼的四下搜寻着看得上眼的东西,唯恐漏掉什么让她自己吃了大亏。

    “我说弟妹啊,这好多年不见,你过的挺滋润啊!”蒋梅花一开口就是含枪带棒,酸酸的语气委实不讨人喜欢。

    “托福,还行。”陶怡观察比吴桐更为厉害,战斗力也不弱。当初会轻易被韩奶奶拿捏住,只是因着韩山的死给她带来太大的打击,她一时心念俱灰,这才会显得软弱好欺负。

    被陶怡软绵绵的话语刺的喉咙一哽,蒋梅花心下顿时不舒服了起来。她知道陶怡这些年其实过得比她要好太多,不仅是钱财上的、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不说陶怡先是离开了清泉村,搬去灵溪镇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接着又去了B市,甚至还出了国。见过的、听过的、吃过的,都是蒋梅花只能从电视上看到的东西,哪里不羡慕、不嫉妒?

    蒋梅花刻薄了这么多年,十足十像极了韩奶奶。基本上没见过什么世面,就窝在了清泉村这么个小山村。而且目前看来,恐怕直到老死病逝的那一天,她的人生也不会有其他大的变化。

    她没有韩韬那样有出息的儿子,不能带着她前往大城市。也没有吴桐这么个好姐妹,自个嫁了有钱人却还惦记着陶怡,一而再的出钱为陶怡治病,哪怕送出国去花钱都没关系……

    没错,蒋梅花认准了陶怡治病所花的钱全都是吴桐找周岩拿出来的。在她有限的认知中,是不可能想象得到韩韬小小年纪已经身怀巨富,更甚至比她所认定的周岩还要更加富有好几倍的事实。

    瞥了一眼陶怡身上明显高档次的衣服,蒋梅花黑下脸,不高兴的喊道:“行了,少说废话。陶怡,我不是来跟你客套的。该怎么做,你自个心里明白。识相点,别逼我跟你动手。”

    “动手?”陶外婆正在洗碗,一盆冷水直接泼了过来,“你倒是动一下手给我看看。”

    饶是蒋梅花反应再快,也没能全部躲过那盆水。胳膊被溅了个正着,顿时气得火冒三丈:“陶老婆子,你个老不死的,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往谁身上泼水呢?信不信我……”

    “你怎样?你几盆水一起泼回来?蒋梅花我告诉你,我都这一把老骨头了,最不怕的就是别人跟我耍横,大不了就是一条命豁出去,你还能把我怎么着?”陶外婆一手拿着盆子,一手指着蒋梅花,气势十足的瞪着蒋梅花。

    别说,蒋梅花还就怕这一招。她从来都是欺软怕硬的,最不敢的就是跟比她更强硬的人对着干。一旦对方强硬的跟她蛮横对着干,蒋梅花每次都在心底忍不住认怂。这一次,亦是不例外。

    “陶外婆,我可没想要您这条老命。再不值钱也是条性命,我还能真把您给怎么着?”语气稍软的讽刺了两句之后,蒋梅花再度看向一旁的陶怡,“我就是来找陶怡的,有点事情要跟陶怡商量。”

    “什么事情?”陶外婆冷哼一声,黑着脸不放过蒋梅花,“你先跟我说说。”

    “嘿!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跟您老人家没关系的。您要是想要讨论,只管跟我婆婆聊去。我就是过来跟陶怡叙叙旧,聊聊如何分配养老的问题。”蒋梅花说着就朝陶怡走近了几步,一副要跟陶怡坐下来慢慢说的模样。

    一看蒋梅花这表情,陶外婆的脸色顿时沉入谷底。也不等蒋梅花多说,走过去就想跟蒋梅花理论。韩家人太过分了,吃准了她们母女好欺负还是怎么的?

    “妈,你先去厨房忙,这事交给我处理就行。”生怕把陶外婆气出什么事来,陶怡觉得,还是先把陶外婆支走为妙。

    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情绪很容易控制不住。陶外婆这几年也是各种病痛在身,陶怡最担心的就是陶外婆的身体。是以,面对蒋梅花的挑衅,陶怡更担心的是不能把陶外婆气着。

    “行吧,那我先去忙。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赶紧叫我。我就不信了,在咱们自个家里,还能被别人欺负了去。”陶怡发了话,陶外婆一贯都是听从的。警告的瞪了一眼蒋梅花,陶外婆边说边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蒋梅花目送陶外婆走进厨房,确定不会再有第二盆水泼过来,这才总算放下心来:“陶怡,就你妈这做事风格,早晚把乡里乡亲都给得罪了。”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我妈的人缘再差,也比不上你。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陶怡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冷眼看着蒋梅花说道。

    蒋梅花当然有这份自知之明。比起陶外婆,她的人缘确实更加的不好。不过,她也不怎么在意就是。

    “行了行了,不说这些有的没的。陶怡,咱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妯娌,很多事情也不需要说的那么明白了吧!咱妈那点养老费,你打算怎么给?总不能一分钱也不表示表示吧?你如若真这样做,就不怕韩山从地下爬起来找你?”蒋梅花说的甚是理直气壮,斜睨着陶怡说道。

    “如果韩山真的泉下有知,从地底下爬上来,第一个要找的应该是你们这些亏心的人吧!要知道韩山拿性命换回来的赔偿款,可都被你们给抢走了。大嫂你说,要是韩山站在你们面前,你们敢不敢应他的话?”真要论起旧事,陶怡比谁都更有底气。

    陶怡自认,她没有什么地方做的对不起韩家。但是蒋梅花乃至整个韩家亏欠她和韩韬的,整个清泉村众所周知,根本无需她多言。

    别说韩山没有找过来,哪怕午夜梦回韩山真的出现在她面前找她对峙,陶怡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好好跟韩山理论理论韩家是如何亏欠她、亏欠她儿子的。

    被陶怡这么一说,蒋梅花脸色不由变了变。对陶怡和韩韬,蒋梅花心里比谁都清楚,当时那一万块钱不该归他们要。

    是她见钱眼开,也是她没能劝住韩奶奶,婆媳俩一拍即合,立场前所未有的统一。这才有了之后的事情,而他们也成功的拿到了一万块钱的赔偿款,顺带赶走了陶怡和韩韬。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蒋梅花没想那么狠的,还打算等陶怡把赔偿款都拿出来,就不再帮着韩奶奶欺负陶怡母子了。毕竟陶怡年纪轻轻就死了丈夫,陶怡自个又断了腿……

    蒋梅花偶尔想想的时候,也觉得陶怡母子挺可怜的。只不过,她对陶怡母子的同情,还没到可以不在意钱的地步。被陶怡私自扣下来的那一万块钱,成为了哽在蒋梅花喉咙的一根刺。直到现下再想起来,蒋梅花也依旧耿耿于怀。

    “好了好了,过去那点事情,咱们就不提了。韩山的那点赔偿款,我也没有拿到,全都给了咱妈。按着情理来说,这也是应该的,没错吧?陶怡你自个说说,咱妈凭白没了个儿子,还能不给她留点念想?就算只有一万块钱,也至少是老人家的一丁点安慰是不是?”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蒋梅花跟陶怡唱起了苦情戏。

    冷眼看着蒋梅花在她面前装正直,陶怡许久没有说话。安静的等着蒋梅花自个冷静下来,才慢条斯理的说道:“那一万块钱到底进了谁的口袋,大家心知肚明。大嫂你委实没必要在这里辩白,我不想听,也不感兴趣。” </p>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