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免费小说来4G小说网
4G小说网欢迎您,您可以选择[登录]或者[注册新用户]!

4G小说网

搜小说
热书推荐: 超能农民工
温馨提醒:“4G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60.第 160 章www.4gxsw.com 4g小说网首发

作者:云一一
    不管张奇凯如何憎恶卫景的出现,卫景已经出现在这里是事实,由不得他幻想其根本不存在。最终,还是吴桐看不过去的打断了几人无休止的争论,直接留了张奇凯在客厅里跟秦悦好好聊聊。

    此般一来,卫景和韩韬都被赶回房间梳洗。唯独留下秦悦不怎么情愿的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张奇凯,一脸的沉闷。

    张奇凯想说的事情其实也没什么秘密可言。毕竟他跟周灵玉其实也没交往多久,更别提他平日里对周灵玉本就没多少关注,以致于想要吐露的所谓真相仅仅是一种说辞罢了。

    秦悦也没对张奇凯抱有太大期望,冷着脸听着张奇凯吞吞吐吐的说着他和周灵玉的相遇过程,枯燥乏味的让她更想要睡着了。

    不过张奇凯的话里或多或少还提到了一个人:蓝红。

    许久不曾听到的名字,秦悦都快忘记这么一号曾经跟她起过冲突的同桌了。据张奇凯所说,他是在去找蓝红的时候认识周灵玉的,好像蓝红和周灵玉的感情挺不错的。

    “那又怎样?跟我有什么关系吗?”周灵玉从来都不是秦悦的朋友,而蓝红,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分道扬镳。秦悦不认为她还需要去关心这两人是否交好,也不怎么感兴趣。

    “蓝红知道你们的过往,却特意介绍周灵玉给我认识。难道你不觉得这其中有天大的阴谋?你跟蓝红当年就起过冲突,要是蓝红想要背后害你,你根本就防不胜防。”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张奇凯眼珠提溜提溜乱转,却是始终不敢跟秦悦的视线对上。只看他这种举动就知晓,他完全是在瞎编乱造,胡说八道。

    张奇凯确实是在努力寻找话题,绞尽脑汁想要跟秦悦多说几句话,最好是能够借此拉近关系。但是很显然,他的努力并没有很大的成效,秦悦对他刻意找寻的话题并无太大的兴致。

    “虽说我跟蓝红的关系确实不怎么好,但蓝红还不至于被称之为恐怖分子。这就不用你帮忙担心了。”面上带着些许不耐烦的摆摆手,秦悦委实不想继续跟张奇凯说下去,直接起身送客。

    “秦悦,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没有什么是比秦悦脸上的不耐烦更刺眼的了,张奇凯终是没能忍住,将最真实的心情喊了出来。

    “不知道。”面无表情的三个字丢出去,秦悦看也不看张奇凯的难堪反应,扭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听着“啪”的一声房门被关上,张奇凯骤然间感觉他的心如同被人狠狠踩了好几脚,顿时碎成了无数片。这种当面被拒绝的羞辱感火辣辣的蹿烧在心头,乃至张奇凯无法好好控制住面部表情,露出了狰狞。

    吴桐是听见秦悦房间被拍上的巨响后,才从厨房走出来的。一见张奇凯独自站在客厅,就知道事情肯定没谈拢。

    身为长辈,吴桐从来不会干涉秦悦的交友自由和权利。只要秦悦自己觉得开心,不管是跟谁做朋友,吴桐都不会反对。反之,如若秦悦确实不喜欢张奇凯这位老同学,她当然也不会给与热情的好脸色。

    最终,张奇凯还是被吴桐请了出去。尽管吴桐的态度客客气气,张奇凯仍是能明显感觉到吴桐的不冷不热。面上青一阵白一阵,张奇凯咬咬牙,还是乖乖离开了。

    张奇凯的到来,并未给秦悦等人的生活带来太大的影响,甚至一丁点的痕迹都没留下。张奇凯走后,不但吴桐没有追问张奇凯到底跟秦悦说了什么,连卫景和韩韬都没只言片语的提及。

    按着卫景私底下跟崔琪琪的吐槽便是,想也知道张奇凯肯定是过来找秦悦说些废话的,他才不要被拉低智商。是以,他坚决不会过问。更何况,如果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秦悦肯定会主动告诉他们,完全不需要他们再多此一举的刨根究底。

    对于卫景此次的宽容和耐性,崔琪琪给与高度肯定和赞赏。总算有那么一次,卫景的理智压过了过剩的好奇心。不然,她又要对秦悦不好意思了。自家男朋友太爱多管闲事,有时候也是一种甜蜜又无奈的负担。

    撇开张奇凯和周灵玉不再多想,卫景接到家中父母的催促电话,极力邀请韩韬三人去他们家做客。

    以“换个地方洗洗晦气”为理由,卫景征得吴桐和陶怡的许可,带着秦悦三人一道暂时离开了灵溪镇。

    对于秦悦和韩韬的到来,卫爸卫妈都极其热情。其中卫妈的热情主要是冲着崔琪琪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卫爸则是毫不客气的将所有的关注都放在了韩韬的身上。

    比起卫妈对崔琪琪的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卫爸和韩韬已经是老相识了。不管是政见上的问题,还是现实生活中的规划,都能畅所欲言的谈到一块去。着实可以称之为忘年交,且是多年的老交情。

    因着韩韬的关系,卫妈妈是见过秦悦的。是以,跟秦悦更为相熟。而在知晓崔琪琪和秦悦是好朋友的关系之后,卫妈妈对崔琪琪越发满意。

    卫妈妈相信秦悦的人品,能跟秦悦做好朋友的孩子肯定也不错。确定了这一点,卫妈妈对于崔琪琪这个未来儿媳妇的接受程度瞬间就飙升了。

    临近过年,秦悦三人并未在卫景家多呆许久。只是小住了两天后,就打道回了灵溪镇。卫景颇为依依不舍,只恨不得再度跟着三人离开。不过被卫妈妈黑着脸拦住,他还是怏怏的留在了自己家里。

    这一年的除夕,吴桐一家人都在灵溪镇渡过。陶外婆和陶怡也在年三十当天从清泉村赶了过来,大家聚在一起过了个热热闹闹的新年。

    大年初一,秦悦随着吴桐去给吴家姑奶奶拜年。周岩跟随左右,车上还有陶怡一家三口。至于周磊,则是趁着年假陪着徐娇去徐家小住几天,顺道也陪陪徐家父母。

    老远就听到车子开来的声音,吴家姑奶奶乐呵呵的亲自出门相迎。他们老吴家,就属吴桐母女最有出息。不管是吴桐嫁了个好老公,还是秦悦考了好大学,都是吴家的福气。姑奶奶性格开朗,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反而发自内心的引以为荣。

    “姑奶奶,给您拜年了。”一下车,秦悦就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往吴家姑奶奶面前站。

    “好,好。小悦回来了,姑奶奶可盼着你们一家人呢!”姑奶奶的脸已然笑成了花,不但对秦悦和吴桐的态度极为热情,对周岩的到来更是真诚欢迎。同时,也没忘记跟陶外婆一家三口打招呼,连着韩韬和陶怡一起请进了家门。

    因着韩韬和秦悦的关系,陶外婆和陶怡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跟着吴家姑奶奶一道进了吴家门。再之后,几位长辈一并坐下来,聊的不亦乐乎,气氛委实欢闹。

    此般场合下,身为小辈的秦悦和韩韬时常都是多余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默默往门外挪了挪。好久没回来,两人都想着到处走走看看呢!

    跟吴家其他长辈打过招呼后,秦悦和韩韬就提着东西去往老村长家里。一路银装素裹的乡村在新年里也变得尤为喜庆,走到那里都能看到鞭炮炸过之后落在地上的红色,看的人心里暖暖的。

    “韩韬!”蒋梅花本来以为韩韬不会回来的,没想到居然一出门就撞见了韩韬本人。再见到韩韬和秦悦手中提着的礼品,下意识就以为是提给韩奶奶的,伸手就想接过来。

    然而秦悦和韩韬却是没让蒋梅花如愿。两人都是避开了蒋梅花,将提着礼品的手往背后挪了挪,一副蒋梅花会错意的表现。

    见到两人的反应,蒋梅花自然明白是她弄错了。但她从来都不是肯吃亏的主,也不觉得尴尬,厚着脸皮只管张嘴索要了起来:“呀呀,东西都提到自家门口了,哪还能继续让你俩提着?来来来,大伯母这就接过来,待会就给韩韬奶奶送过去。”

    “梅花婶子,这些东西是我买的,不是韩韬给的钱。”对于蒋梅花的没脸没皮,秦悦和韩韬早就习惯。此刻见蒋梅花不肯罢休,两人都不觉得意外。而秦悦,亦是没打算退让,皮笑肉不笑的提醒道。

    秦悦的意思很简单,她手里的礼品根本不是买给韩奶奶的。换了别的人,肯定会识相的放弃。但是蒋梅花不一样,她坚决认定了眼前的高档礼品,毫不客气就想要占为己有。

    于是下一刻,蒋梅花转过头,冲着韩韬埋怨了起来:“韩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让秦悦帮你尽孝心?奶奶是你的亲奶奶,又不是人家秦悦的。行了行了,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能再这样。要是让别人听到了,还以为咱们家小气的连孝敬长辈的礼品都舍不得买,太丢人现眼了。”

    蒋梅花的厚颜无耻,实在让人咋舌。秦悦撇撇嘴,提着礼品的手却是加大了力道。反正不管蒋梅花怎么说,她是不会便宜韩家人的。韩奶奶那么厉害,儿子孙子都有,做什么还稀罕一个早就被赶出门的韩韬?

    彼时的韩奶奶怕是永远都没想过,几年以后的韩韬会大变样。而韩奶奶,只能巴不得的从韩韬这里多捞点好处和利益。风水轮流转,这个说法倒也不是没真实写照的。

    秦悦不松手,韩韬更加不会服软。视线扫都不扫向蒋梅花,提着东西就准备绕道。至于蒋梅花嘴里的那些指责和控诉,他根本不会在意。

    “哎,韩韬,你怎么就走了?你奶奶还在家里等着你过去给她拜年呢!”韩韬去不去给韩奶奶拜年,蒋梅花丝毫不在意。可韩韬手里提着的东西,蒋梅花十分之想要。于是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蒋梅花就追了上去。

    蒋梅花的嗓门向来不小,现在又是故意想要闹得人尽皆知,乃至不一会儿就有不少相亲闻言望了过来。既是好奇蒋梅花到底在叫嚷什么,也是等着看韩韬究竟打算怎么应对。

    韩家人对韩韬和陶怡的所作所为,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真要说起来,就算韩韬不搭理蒋梅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蒋梅花为人太过刻薄,在清泉村的人缘实在算不得好,众人也不会觉得韩韬的无视有什么不对的。

    只是一提到韩奶奶,乡亲们的态度不免又有些不同了。再怎么说,韩奶奶年纪也那么大了,年前还遭了一难,差点就送了性命。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韩奶奶总归没多少日子可活了,之前犯下再大的过错现如今也可以尽可能的原谅了。

    也正是因着大家众所周知的心理,蒋梅花才会故意扬高了声音叫喊韩韬的名字,话里话外尽是韩韬怎么不去探望韩奶奶的指责之意。想着韩韬就算不为了他自己,想想陶怡的名声,肯定也会老老实实就范。

    只可惜,蒋梅花还是忽略了韩韬现下的眼界和心胸。曾经生长在清泉村的他幼时确实会在意周遭的目光和视线,会因着旁人对陶怡的评判而缩手缩脚。

    而今却是完全不一样了。只要他想,他有足够的能力确保陶怡一辈子都不需要回到清泉村这样一个地方,照样能在外面安身立足。清泉村不再是他们母子仅能存活的最后安身之地,又何必为了外人的注目而委屈自己的心情?

    更不必说,出了清泉村,到了B市这样的大城市更甚至去过国外的韩韬,很多想法和观念都不再如小时候那般被局限。老一辈固有的教育理念,好的他会秉持,也会遵循。但是旁的,他不会再咬牙强忍。

    故而,即便蒋梅花的算盘打的再精,哪怕确实被不少乡里乡亲盯着看,韩韬仍是步伐坚定的与秦悦一起将礼品提进了老村长的家里。

    见到韩韬和秦悦进了老村长家里就没再出来,蒋梅花不禁越发不满。她当然可以跟着进去看看韩韬和秦悦是不是真的把礼品全都送给了老村长,但就算看过又能怎样?她总不能跟老村长抢吧?又不是不想在清泉村住下去了。

    对于秦悦和韩韬的到来,老村长很是高兴。见到两人手中提着东西,连连往外退。他这人比较固执,极其不喜欢占人便宜。更别说秦悦和韩韬还是小辈,老村长越发不愿意收下提上门来的礼品了。

    秦悦却是不管那么多,先把自己手里的礼品放在了桌上,随即又把韩韬手中的堆放在了桌子下面。总而言之一句话,是不打算再提走了。

    随后,也不等老村长拒绝,秦悦就不怎么高兴的指了指门外:“梅花婶子一路跟过来,就等着在呢!我可不想便宜了她。”

    老村长还没出口的话登时噎了回去。如若说是韩奶奶等在门口,他铁定会让韩韬和秦悦把东西提出去。但换了蒋梅花,老村长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伯母不比亲奶奶,韩韬没这个赡养的义务,更何况蒋梅花一直以来对韩韬都不怎么友善。

    “哟,你俩挺早的啊!”王小虎刚在村里溜达了一圈回来,就看到秦悦和韩韬出现在他家里,立刻来了兴致。要说交好的诸多同学和朋友之中,他还是最喜欢跟韩韬和秦悦说话。彼此之间不需要太多顾忌,格外的自在。

    “你拜完年回来啦?外面有人守着不?”见王小虎是从外面进来,秦悦随口问道。

    “嗯,走了一大圈,该去的人家都走遍了。有人?什么人?我回来路上确实是看见有好几个人站在门口,不过我一走近又都转身走了。我还以为都是来拜年的,没怎么注意。对了,韩韬的大伯母也在,左顾右盼不知道在等谁。”村里的老规矩,初一清早都要四处走动,是乡情更是喜气。多少年延续下来的习惯,以前是老村长走动,现如今就变成了王小虎。至于说到门外有人等着,王小虎就更有发言权了。

    听到蒋梅花确实在,秦悦耸耸肩,看向老村长。她就说蒋梅花不可能随便放弃吧!这不,又被逮住了。

    见确有此事,老村长也不好再多言,默许了秦悦和韩韬把手中的礼品放在家里。不过与此同时,老村长心里想的则是晚点让王小虎再提些其他的礼品还回去。哪怕比不上秦悦和韩韬提来的贵重,却也是一番心意。礼尚往来,必须的。

    蒋梅花等了好半天,都没见秦悦和韩韬出来。踌躇了一下,还是悄悄溜了进来。

    “梅花婶子来啦!”不过蒋梅花还没走进屋几步远,就被出来给秦悦和韩韬洗苹果的王小虎给撞见了。一看蒋梅花那鬼鬼祟祟的样子,王小虎顿时无语了,“哟,婶子是来当贼,还是来抓贼的?大过年的,可别在我家闹事啊!”

    “你这毛孩子,瞎说什么呢?婶子是爱随便闹事的人?婶子就是过来给你爷爷拜个年。”蒋梅花嘴上这样说着,眼睛却是不断的四下乱瞄,更甚至还压低了声音问王小虎道,“秦悦和韩韬是不是在你家?找你爷爷来说事的?我看见他们好像还提了不少贵重礼品拎着进屋呢!”

    “哦,找秦悦和韩韬的啊!在呢,婶子只管进去。他们两人正跟我爷爷唠嗑,也是特意赶回来拜年的。”蒋梅花故意压低嗓音,王小虎却是毫不客气的扬高嗓门,只恨不得叫嚷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他才不喜欢蒋梅花这个婶子!要不是一个村里住着,王小虎一定会见到蒋梅花如同没看见,只当空气般无视。

    蒋梅花哪里不知道她不够讨喜?只听王小虎的大嗓门就能确定,王小虎肯定是故意的。无声轻叹一口气,蒋梅花也委实觉得无奈。看在老村长的情面上,她自认对王小虎不薄,哪想到偏生王小虎就爱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蒋梅花当然也知道王小虎跟韩韬的关系好,可是再好能当饭吃?也没见韩韬发财了就分给王小虎几块钱花花啊!真是傻子,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瞅着王小虎一副如临大敌的戒备神情,蒋梅花撇撇嘴,暗地里给王小虎下了新的设定。

    听到院子里传来的交谈声,老村长的脸色不再晴朗。大过年的,他不想发怒,也不想训斥蒋梅花的不像话。但似乎,蒋梅花一丁点的自知之明也没有,甚至全然没把他这个老村长放在眼里。

    “表舅,我来给您拜年啦!”一进屋,蒋梅花就率先出声,笑容满面的喊道。

    “嗯,有心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老村长固然不会无缘无故发作,但也不会准许蒋梅花在他的面前放肆,尤其是抢两个孩子的东西。

    蒋梅花哪里看不出老村长对她的不喜和不欢迎?但是为了秦悦和韩韬提进屋的好东西,她咬牙忍了。就算事后被老村长责骂几句,也在所不惜。

    “表舅,您也知道,我妈年前住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医院,这会还在床上躺着。这不,过年了,想孙子了。所以我就起心想把韩韬叫回去给他奶奶瞅瞅,也好安抚安抚老人家的心。您觉得怎么样?”蒋梅花话说的漂亮,视线却是止不住的往屋里的四下瞟,唯恐漏下秦悦和韩韬刚刚提在手中的贵重礼品。

    只不过,让蒋梅花失望的是,瞅了好半天没有寻到之前看过的礼盒。想着老村长肯定是都收进屋了,心里难免生出几分火大。明知道是好东西还敢收,老村长也是见钱眼开的主,装什么装?

    蒋梅花的举动并不隐蔽,在场几人都看的分明,但却没人开口附和。早在蒋梅花进屋之前,王小虎就把东西全都藏起来了。别说蒋梅花,就是老村长,也不一定能顺利找到。

    本着对王小虎的绝对信任和支持,就连秦悦此刻也保持了沉默。任凭蒋梅花如跳梁小丑肆意蹦跶,只当没有察觉出蒋梅花的那点小心思。 </p>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